《漫步抚河》

当前位置:首页>>《漫步抚河》

    丁薇诗六首
    2019-05-10| 查看:

    推荐·丁薇

     

    丁薇,90后。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人民文学》、《作品》《绿风》《诗潮》《诗选刊》等发表诗歌作品若干。

     

     

     

    玫瑰 6

     

     

     

     

    为了防止花瓶里的玫瑰过快的凋谢,

    我每天给它换水、修剪。

     

    但是,它的内部开始变质

    被时间灼伤的暗黑疤痕

    也在一点一点的枯萎

     

    从鲜艳到腐烂的过程

    让我想起了他们的相遇和分别。

     

    秸秆

    田里只剩下光秃秃的秸秆。

    它们一点点变黄、变矮。

    被早晨的寒霜覆盖,微微弯曲。

     

    我知道,不久的某个黄昏

    一场火会是它们最终的归宿。

     

    想到这些的时候,

    父亲正坐在我身边叹息,

    他腰疼得打不直,

    佝偻的样子如同窗外的秸秆。

     

    这么多年,

    我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苍老

    以及越来越贴近地面的身体。

    而这一切在今天

    借助一根秸秆我才得以窥见。

     

    中秋

    今夜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这已经是一种事实。

    在这没有月亮的夜晚,

    不再等待凉风吹散乌云

    不再等待没有回来的人。

     

    但我们,还是该提到美好与圆满。

    毕竟这人世残缺的东西已经太多。

     

     

    翻一本书

    它被久置

    封页上有许多灰尘,

    像被记忆封存的一些人

    不去触碰就也不会想起

    彼此发生过什么。

     

    我擦拭并小心地翻阅:

    纸张泛黄,文字却依旧炽热、疼痛。

    而在此刻,

    那个人再次回来

    又一次伤害了我。

     

    尘埃

    我打开落地窗,

    试图让更多的阳光走进来。

     

    光束里

    那么多的尘埃也跟随而来,

    就像一些闯入我生活里的人。

    它们移动、巡视

    又肆无忌惮地转动。

     

    整个上午,我用力拍打、清扫,

    仍阻止不了它们的存在。

     

    后院的柿子树

    它又开始枝繁叶茂了。

    这样的情景去年的某一天也出现过。

    那时,我总担心树叶落光,

    一颗果子扑通掉落,

    会让我心头颤抖。

    “都走了它该有多孤独?”

     

    这些枝头的火焰告诉我,

    担心是多余的。

    而我是否更应该担心,那些离开的人

    不像柿子

    连“扑通”声都没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