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抚河》

当前位置:首页>>《漫步抚河》

    水底下的爱
    2019-05-10| 查看:

     

     

    星子,原名罗园芳,江西省崇仁县江重实验小学教师,江西省第六届滕王阁青年作家改稿班学员,市作协会员,有作品发表于《微型小说选刊》《星火》《教师博览》《婺江文学》《抚州日报》等。

     

     

    水底下的爱

     

     

     

    他已经一年多没见过父亲了,这十来年都是和奶奶在一起生活。这些年,父母除了给钱,他心理上,精神上需要些什么,他们从来好像都没管过。

    他的学习刚上初一时是相当不错的,在全县都前几十名。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叛逆的,他自己似乎都忘了,好像是那一次考试不理想之后,又好像是那个中秋节他和奶奶孤伶伶过之后,又似乎是父亲训斥他不听话之后,他怎么都想不起来。王者荣耀仿佛有无穷的吸引力,让他把学习都忘得一干二净。慢慢地,和其他班上的一些后进生呆久了,对人生也没有了更多的规划,他开始逃学,上网,甚至偷同学的钱去网吧里打游戏。

    在又一次顺走小商店老板的一千块钱之后,班主任便开始打电话叫他父亲无论如何回家一趟,和孩子好好沟通沟通。不然真会毁了孩子的一生。

    父亲不敢怠慢,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回到家里,他正躺在床上玩手机,看见父亲,心里隐隐地有些紧张,但手上并没有停下动作。

    你怎么没去上学?父亲有些生气。

    身体不舒服。他早已把谎撒得脸不红心不跳。

    感冒了?父亲将怒气消了一些,想近他身前来摸下。

    不去上课都几天了,哪有感冒?奶奶走上前来,小声嘟嚷着。

    父亲的火就是在那一刻起的,他马上像往常一样抡起了粗糙的巴掌。

    他当然不像当年那样让着父亲,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迅速逃向了后山。

    父亲不依不饶,立马扔掉行李,向他追了上来。

    山后有个池塘,他们就围着池塘转圈,像电视里的滑稽剧。

    日头毒辣,整个村庄都沉寂在无边的燥热里。只听到他们俩吭哧吭哧的喘气声。

    缺少体育锻炼的他很快体力不支,眼看父亲就要抓住他,他情急之下跳进了池塘。

    池塘的水并不深,刚没过他腰,水里真舒服呀!他一边拍打着水面,一边挑衅似的看着父亲。

    池塘水好深,快上来。父亲一看他跳下了池塘,脸色瞬间变了,声音也变得严厉。

    他这个时候什么也听不进去,他想起小时候父母在一起的时光,那时候家里真没有钱,可他们很快乐。父亲虽然有时在他不听话时也打他,但他知道父亲爱他,而不像现在,只是冷冰给钱,他们以为钱能解决一切吗?

    快上来,爸爸求你了,是爸爸不好。父亲开始哀求。

    他对岸上父亲的哀求喊充耳目不闻,听着父亲的话他心里甚至有些报复的快感,依旧往池塘深处走,水依旧在他的腰身处,呆在水里真舒服呀。尽管是个乡下的孩子,平常奶奶念叨得紧,学校天天念箍咒般念远离水。他从来都没学过游泳。

    父亲脸上的汗越来越多,他知道有处暗礁,有一处特别深,儿子并不会水。他眼见儿子无动于衷,扑通跳了下来,

    新一轮的水上追逐又开始了。

    父亲的语气越是严厉,他心里越是痛快,较劲似的,不停往前走,他总觉得父亲是在恐吓他,明明水一直在腰身而已,还偏偏说有漩涡,还当他是三岁小孩?

    正想着的时候,父亲的手眼看要抓住他的衣领,他往前一挣,只觉得身子猛地往下一沉,水像变戏法似的迅速漫过他的脖子,再漫过他的脸,他呛了一口水,只觉得脚下的泥软软地,底下像有一双无形的手,一个劲儿把他往下拉,他这才慌了,他手脚完全使不上力气,晕晕乎乎中,感觉被一只手使劲往上拉了一把,又像是被人抱住,往上推了一把。

    他从水里探出头终于站在浅水处的时候,他再看不见父亲的影子,那些浑浊水的涟漪也散了,池塘死一般寂静。

    他疯了似的大叫,在这个干燥的午后,却只剩下蝉的聒噪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