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抚河》

当前位置:首页>>《漫步抚河》

    破 茧
    2019-05-10| 查看:

     

     

     

     

    夏阳汗涔涔地往医院赶。

    那个女人来电话说,下午父亲突然晕倒,正在抢救。

    夏阳拒绝那个女人介入他的生活,更无法将她当作母亲对待。每次夏阳看到那个女人和父亲微微地笑,温和地说话,他就想远远地逃走。他的心里无比刺痛,眼前浮现出那个让人伤感的季节,母亲临死前白纸一样的脸色,父亲握着母亲冰冷的手在一旁叹息……

    急救室里,日光灯发出刺眼的光。父亲双眼紧闭,脸色蜡黄,身上插满管子。那个女人面容憔悴坐在病床边握着父亲的手,空气仿佛也凝固了,使夏阳闷得透不过气来。他急切地呼唤父亲,父亲没有任何意识。夏阳内心越来越恐惧,像是听到自己的心裂成碎片的声音。

    那个女人温和地说,父亲各项指标已经趋于稳定,只是还在昏睡,别怕,没事了。夏阳稍稍平复了紧张的心情,他背过脸斥责,你怎么照顾我父亲的?才一个学期没回家,父亲就病成这个样子!

    那个女人又说,老夏一直都有轻度脑血栓,只是没告诉你。自从你上了大学,需要用钱的地方多,他想着以后你还要成家,就多打了一份工。唉!下午在工地干活,突然就晕倒了,是工友把他送到医院的。

    母亲生前治病耗尽了家里的积蓄,夏阳是知道的,为此家里欠了好些债。父亲下岗,一直在多个工地做小工,收入也不稳定,起早摸黑干着,供夏阳上了市里重点高中,直至他考取重点大学。大二时,父亲认识了那个女人,写信征求夏阳的意见。夏阳坐在宿舍读信时,泪水滴在了纸上,他想起死去的母亲,也就没回信。谁知寒假回家时,他们已经生活在一起了。夏阳第一次十分没礼貌地冲父亲咆哮,甚至把家里的碗碟都摔了。父亲和那个女人站在屋子的一角,默默地看着他,一声不吭。整个假期,夏阳把自己包裹成一只灰色的蛹,他故意把窗户打开,任由寒风肆意地在房间里穿行,看到那个女人在冷风中发抖,他有一丝报复后的快感。可即使这样,那个女人每天早上仍端着牛奶、鸡蛋送到他跟前,隔三差五炖好鸡汤,说他身体瘦弱,趁寒假在家要多补养身体。夏阳每次都是冰冷的眼神,说她是故意做给父亲看。新年刚过完,夏阳便提前返校。

    夏阳忧心忡忡地在医院待了一夜,看着那个女人也整夜就那样默默地坐着,握着父亲的手陪护在病床边。晨曦鸟啼的时候,父亲醒过来。见到夏阳站在身旁,呆望了几秒,眼泪便簌簌往下流。夏阳心乱如麻,赶紧拉着父亲的手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傻傻地望着输液瓶里的药水一滴滴渗入父亲的血管。那个女人小声说,老夏,让儿子陪陪你,我回家为你熬点粥。夏阳望着她瘦小的背影,突然觉得灯光变得柔和了。

    夏阳很久没有这么陪在父亲身边了。躺在病床上的父亲,看上去是多么虚弱苍老。夏阳心里一阵发酸,自己的无情仅仅是缘于对母亲的思念吗?会不会太自私了?好在父亲经过治疗,精神已是大好。一个静静的午后,父亲给夏阳讲述了一个苦命女人的故事:她温柔善良,原来有个温馨的家,一次意外车祸,丈夫和十八岁的女儿永远离开了她,肇事者无力赔偿进了监狱,那年她刚下岗……后来,经朋友介绍,她和父亲走在了一起。父亲说,为了夏阳能安心学习,她把自己的房子卖了,因为她不忍心看丈夫那么辛劳地工作。窗外,晚霞浸染了天空,夏阳怔怔面对这片自然的美景,感到有种无形的力量驱赶着心里的阴翳。

    父亲出院后,夏阳特意到商场去了一趟,用打工赚的钱买了一件天蓝色的女式上衣。父亲说过,天蓝色是她最喜欢的。

    简陋的家里,夏阳挽着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着穿着新衣服的她有些害羞地从卧室出来。夏阳走上前,激动地叫了声:妈妈——”阳台上,有一盆蓝色小野花绽放着,一只美丽的蝴蝶正翩然起舞。夏阳惊奇地发现,暖阳下的蝴蝶,正闪耀着新生的光芒。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