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抚河》

当前位置:首页>>《漫步抚河》


    2019-05-10| 查看:

     

    袁华琳

     

    1.

    初冬的一个下午,温厚的阳光仁慈地泼洒下来,白云悠游似仙子,俯瞰着人间大地。

    你说,我妈和你妈要是知道咱们的事,会咋样?小迦枕着明迪的胳膊,望向天空,语气里不无担忧。

    还能咋样?肯定肺都要气炸了——尤其是在得知我用一个月的生活费买两张往返火车票和你约会之后。明迪捏了捏小迦的耳垂。

    唉,我爸和你爸,还算是牌友,见着面也能笑笑几声。我妈和你妈,咋就拧了二十多年?小迦有些儿不解。

    女人嘛,心眼儿比针尖还小,芝麻大点儿的事记恨一辈子……”明迪并不偏袒谁的妈,一人打五十大板。

    哎,我也是女人!小迦音量陡然提高。

    你是不一样的女人呀!你是无价宝珠,我妈和你妈都是鱼眼珠子。这是上回小迦抱怨两人的妈时说的话,后来他百度了一下,才知道这关于未婚姑娘与已婚妇女的绝妙譬喻,是贾宝玉说的,他便牢记在心。

    小迦没有接话。只是想,她妈和他妈——这个女人和那个女人,怎会如此不同?

    小迦妈,五官一般,微胖,但胜在皮肤白皙;加上小迦爸多少是个处长,小迦妈便有点儿妻凭夫贵的味道。明迪妈,五官精致,苗条,但皮肤逊色,偏黑,而且抬头纹鱼尾纹法令纹一样不落;小迦觉得,这些皱纹的罪魁祸首应该是明迪爸,因为隔着过道,她听明迪妈数落明迪爸不上进都有二十年了……

    她和明迪啥时开始有好感的呢?

    她爸和明迪爸,都在一个局里上班,两家人都住局里的集资房,同一层楼。她比明迪小两个月,幼儿园小学中学都是同校不同班。她妈和明迪妈,听说最初也是玩得来的,后来不知因为啥事突然交恶……记忆中的学生时代,她妈每天都要叮嘱她,不许和骆明迪玩。也许是叛逆,也许是天真,两个孩子由最初的冤家竟发展到后来的好朋友,高中时互生情愫,大学时异地恋……当然,一切都是背着两位妈的。

    2.

    儿子,实习完了就回家来备考省里的公务员哈……”明迪妈又来电话了。

    妈,我还是想留在上海创业。明迪不改初衷,他可不想像他爸那样,一辈子就窝在一个地方,更不想一顶公务员的帽子一戴几十年。

    一个大老爷们儿,成天就是打牌喝酒,你怎么就不知进步,还好儿子没像你!

    除了一副皮囊还过得去,你真没一处优点!

    局里这次又准备提副处了,小迦爸又上去了!你再看看你……”

    这样的话,伴随着明迪吃饭上学多少年啊!

    儿子,不许和小迦玩一块儿,听见了吗?瞅她那圆滚滚的身子,长大了准和她妈一样是个肥婆!

    儿子,这回期中考,年级排名你怎么还在小迦后面,丢不丢人哪?

    儿子,你总算争气,进了重点高中,重本就有希望啦!哎,那小迦也考上了?真没想到她妈能生出这么聪明的女儿!

    这样的话,明迪听了,心里不知暗笑多少回:他妈是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小迦一家人啊!

    3.

    妈,我不想回市里当老师,你别再惦记这事儿了,我有自己的打算……”宿舍里没别人,小迦把手机摁了免提,大声说道。

    我们就你这一个女儿,你不回来我们养老指望谁呀?小迦妈又在使苦肉计

    你和爸还年轻,想那么远干啥?小迦一边抹着洗面奶,一边打着哈哈。

    她妈总觉得别人都觊觎自己的宝贝女儿,不舍得小迦离家太远,当年小迦考上华师大,她妈还好一阵伤感。

    小迦,我刚看见你在楼下和骆明迪有说有笑的,咋回事儿?

    老公,要不把闺女转到二中去吧,宁肯远点儿我们接送,也不要那小子来招惹我闺女……”

    小迦,听说骆明迪演讲比赛拿了市一等奖是吗?这点儿真是随他妈,巧舌如簧。

    小时候,小迦觉得她妈像个温柔的仙女,长大后不断听见这些话,觉得她妈已堕入凡尘,变成了一枚俗妇。贾宝玉说得真没错!

    4.

    老婆,我们几时装修新房子?明迪爸歪在床头,边刷朋友圈边问。

    儿子还没找工作呢,把钱都砸新房子上去,万一要用大钱你有吗?明迪妈一开腔就没好气。

    那你就少买些衣服和化妆品呀……”明迪爸怼了一句。

    我要是再不打扮一下,你还不天天看小迦妈去了?当真是针尖对麦芒,寸土不让。

    真是没法儿跟你交流!

    和我没法儿交流,那和谁有法儿交流?和她?当年怎么不追紧点儿呀?

    哎,说这话你越来越过分了啊……”

    我过分?你以为你们在楼道碰面时眉目传情我不知道呀……”

    男人干脆起身,点着一根烟躲卫生间去了。女人坐在梳妆台前,刚刚在脸上铺匀的面膜掉了下来,她望着镜子里那双空洞的眼眸,咬紧了嘴唇。

    她从前并不是这样。嫁给他之前,她听闻他有才,喜欢他的书生气,以致于他家穷,兄弟姐妹多而且县城没有房子等不利信息都被她屏蔽掉了。她想,她嫁的是他这个人,足矣。可是后来,她收拾他的书橱,看到他和小迦妈的信。再后来,和邻居相熟,辗转听说了他和小迦妈有过一段。她偏不忌讳,干脆和小迦妈做起了朋友,处得还不错。

    直到那年,三岁的小明迪高烧不退,不巧明迪爸连续几晚在局里加班,她只好抱着明迪回娘家带。两天后等她和母亲带明迪去医院复诊,却看见他扶着小迦妈在排队挂号!

    她没有跑过去骂,倒是她母亲一把拽着他怒斥:儿子发高烧说不能请假,倒有时间陪别的女人看医生来了!你这爹怎么当的?

    他瞠目结舌的神情,小迦妈欲言又止的尴尬,似乎坐实了邻居的传言,也加剧了岳母大人的愤怒。她抱着儿子,眼泪往肚子里流。

    虽然后来小迦爸赶来了医院,向他们夫妻俩道谢,说小迦妈一个人挂窗帘摔下来,多亏了明迪爸及时送到医院……但是他们夫妻俩心中的鸿沟,一寸寸深了。和小迦妈,她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随着小迦爸平步青云,她看自家男人越来越碍眼。凭什么?小迦妈没她漂亮苗条,夺走她男人的初恋不说,还嫁了个绩优股”——长得没她男人好,才华也不见得多出众,偏偏官运亨通……

    后来在楼道里碰见了,小迦妈喊了她几次没有得到回应之后,俩女人彻底僵了。

    5.

    老公,我穿这件大衣怎么样?小迦妈对着镜子左转右转,问正在看电视的小迦爸。

    好看,漂亮!小迦爸看的是谍战片,头也没抬。

    又敷衍我,我表示很生气!小迦妈知道丈夫的德性,一言不合就表扬。

    我发誓,我老婆珠圆玉润,肌肤胜雪,穿啥都好看!小迦爸笑着站起来,左右端详妻子的新衣。

    老公,你相信吗?明天我穿这件大衣出门,不消三天,明迪妈一定会买一件同款不同色的。

    真不理解你们两个女人,早先好了三年,余生用来斗闷气……对了,我们啥时搬进新房子去住啊?

    我还是想留着给小迦做婚房,我们就到这里住到老吧。

    早年不搬,还因为这儿是最好的学区房,小迦读小学中学都方便,现在小迦都快大学毕业了,还不搬?

    凭什么我搬走,干嘛不是她,他们家不也买了新房子吗?我倒要看看,这场冰霜冷战几时了结!

    唉,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呀!

    你晓得吗?阿美告诉我,明迪妈跟她们说我每次在楼道里碰到明迪爸就抛媚眼……老公,你说她过不过分!

    嗯,不仅过分,还蠢到家,这样对她和她老公有什么好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都不懂。

    哎老公,她这么造谣你不生气吗?

    不就是以前明迪爸追过你,还有那次你摔倒是他送去的医院吗?有啥好生气的?说明我老婆比他老婆有魅力呀。还有,这么有魅力的女人嫁给我,最后说明我魅力更大!

    听到这儿,小迦妈抿着嘴笑了。当年她选择这个不高不富也不帅的男人,何尝不是因为他所思所言,总能打动她柔软敏感的心呢!

    老婆,新家布置得差不多了,找个时间搬过去吧。这儿租出去,你就当美丽的包租婆,租金都给你买新衣。你们两个女人的仗该结束了,何必苦苦恋战?

    再说吧。小迦妈心里应了一声,嘴上却硬。她捋了捋刘海,又在镜子前转了几个圈……

     

    作者简介:袁华琳,江西省抚州市骨干教师,抚州市作协会员。一手教书,一手码字。烟火日常,不泯赤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