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抚河》

当前位置:首页>>《漫步抚河》

    悠悠流坑流千年
    2019-05-10| 查看:

     

    悠悠流坑流千年

    黄春祥

     

    在博大的中华大地上,不知有多少个古老的村落。这些古老的村落,大都偏在一隅,有着许许多多的历史遗存,彰显着中华民族悠久灿烂的文化。可以说,一个古村落,就是一座深邃的历史博物馆,一块无与伦比的传统瑰宝。

    在江西乐安县的牛田镇,就有这么一个古老的村落,它的名字叫流坑。

    未到流坑之前,对它已有所耳闻。据说这是一个以董氏单姓聚族而居的血缘村落,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被人们称为千古第一村

    来到流坑之后,发现这里确是一方风水宝地,是古时居民生活的一个缩影,是献给中国现代社会的一份厚礼。

    流坑村处在乌江之畔,这是发源于邻县永丰中村境内的一条河,属于赣江水系,流经乐安县金竹畲族、招携、湖坪、牛田等乡镇,是这里的一条母亲河。流坑村四周青山环抱,乌江之水三面绕流,真可谓山川形胜,钟灵毓秀。也正是因为地处在这样较偏远的地方,村落的民居、环境等才得以保存至今。

    流坑董氏尊西汉大儒董仲舒为始祖,又认唐代宰相董晋是他们的先祖。在漫长的岁月里,董氏精英依靠严密的封建宗族制度来凝聚族众、维系秩序、稳定发展。元代,遇兵燹,村子遭毁。明、清时代,村中有识之士,修谱建祠,并发展竹木贸易,使流坑村又一次繁荣兴盛。

    漫步在村里,犹如进入了一个古建筑的迷宫,又如进入了一个古代艺术的殿堂。这里触目的皆是明清文物,看到的都是文化珍品。据统计,目前全村共有明清古建筑260多处,其中明代建筑19座,牌坊楼阁59座;遗存的墙额、木匾、楹联达620余块(对)之多,且不少是出自朱熹、杨士奇、金幼孜、罗洪先、聂豹、谭纶、曾同亨、董士标、刘绎等历史名人之手。徜徉在这些迷宫、殿堂中,是一种精神的享受,令人心神俱醉。

    流坑村中有一池南北向的清水,名为龙湖,正好把村子分为东西两部分。目前村子里的格局,是明代中叶后重新规划设计形成的,七横一竖、八条街巷,形状如一把梳子。族人按房派宗支分巷居住、巷道设置门楼、门楼之间以村墙连接围合,巷道用鹅卵石铺地,并建有良好的排水系统,别具一格,堪称一绝。

    龙湖知道,在这些遗存的明代建筑里,怀德堂中的雀(爵)鹿(禄)蜂(封)猴(侯)砖雕壁画和永享堂照壁上镶嵌的麒麟望日雕塑,堪称精品。龙湖更知道,那些匾联皆有来历,内涵丰富,意境深远,或表主人之身世,或显家族之荣耀,或体现儒家传统的道德思想,或反映天人合一的美好情境。

    大宾第建筑组群,是一个庞大而布局井然的清代建筑组群,是一家几兄弟一起的宅邸。该建筑群占地近2000平方米,建成于清嘉庆、道光年间。大宾第又称村中村,原名金沙钱””。之所以叫金沙钱,据说这家是用一枚铜钱发家的,为了不忘本,他们在建屋时,特地将铜板一分为二砌在门墙里,墙壁则是和着糯米桐油等浇铸而成。大宾第建筑组群各房屋墙体相连,一色青砖灰瓦,一排排烽火墙昂首相望,古典壮观。檐宇、墙头、门楣、窗栏等处有雕刻、堆塑、墨绘墨书;堂室之中,梁枋、隔扇、窗棂、神台以及家具等均以雕刻装饰,并彩绘描金,与匾联相映生辉,使建筑富丽堂皇。庭院、门道一律用花岗岩条石铺地,相互联通,环境雅洁。

    大宗祠遗址,是流坑董氏家族的总祠,位于村北陌兰洲,始建于明嘉靖丙申年(公元1536 年),明万历年间重修。是一座前带院落三进式高大轩昂的重檐建筑。左为桂林祠,祀十六世祖桂林公;右为桂岩祠,即文馆,本应祀孔子,但村人祀董仲舒;中间为大宗祠,祀奉流坑董氏开基祖、宋赠户部尚书大司徒董合。前有宽敞的场院,设四道牌坊式拱门,组成一个东西宽约90多米,南北深约70 多米,占地 7000 平方米的建筑群落。据流坑族谱记载,大宗词堂制林然标坊坦道,重门翼庑,幽室崇堂,叠库层楼,肃斋净庐,绕垣绳巷,诸元弗称。由此记载与其遗址推断,大宗祠是当年流坑规模最为宏大的建筑群之一,也是董氏族人、村民最重要的活动场所。但今日的大宗祠,牌坊、桂林祠早已荡然无存,仅剩下局部遗址,其上残留五根直径0.7米、高 8米的花岗岩石块对拼而成的巨型石柱。

    大宗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由于1927年被北洋军阀残部邢玉堂兵焚所致。电视剧《大祠堂》讲述了这个沉重的故事。流坑董氏文晃房董聪三的女儿董春女,1926年冬嫁至牛田街上的商民,宅第豪华。春女与夫君恩爱有加,生活过得甜甜蜜蜜。然而好景不长,19278月的一天,孙传芳部下邢玉堂率兵到达流坑村,对董氏大宗祠发出惊叹的同时,也对董家女儿董春女的艳丽发出了惊叹。当即,他就把董春女掳去做妾。春女出嫁邢玉堂一事,很快被流坑董氏族众知晓,于是纷纷议论,判定一女嫁二夫是失贞。失节,而且嫁给土匪,更是罪孽深重,让家族蒙上奇耻大辱。于是几位长老大为震怒,对春女无奈,则严加指责春女父母,教女不道,败坏董氏门风,并对春女之母,施行族法制裁。春女之母带着莫大的冤屈被强行地捆绑系石投入乌江的观音潭中致死。春女知道此事后,痛不欲生,也使得邢玉堂大发雷霆,歹念又生,决意要举兵攻打流坑。821日夜间率兵闯入大宗祠,纵火而烧,再急速向村中袭击。村内熊熊大火,照亮了整个流坑的夜空,吞噬着流坑古文化的珍贵财富,矗立了360多年的董氏大宗祠就这样被付之一炬,只残留下那五根巨型石柱。

    流坑之所以被称为千古第一村,决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留存的这些古建筑,也不仅仅因为保存有明族谱、清谱牒,更是因为这里自古崇文重教,兴院办学,以科第而勃兴,成为江西大家族聚居的典型。

    相传村里有一位老人,以老眼昏花之年,齿落牙摇之躯,日日拼搏于青灯黄卷之中,无数次辗转于雨泼雪浇的赴京赶考之路,而终于斩获赐进士并得授四品翰林编修。

    除了家承,流坑村里兴建的大小众多的书院也为有志者作了良好的铺垫。流坑宋代就有桂林书斋、子男书院、心斋书院和西山书院等多所学校,元代以后其数更多。明万历十年(1582)所修族谱便录有天芳书屋、雪峰精舍、蓉山书院等书院二十六处之多。清道光庚寅年(1830)又修族谱录有子男书院、心斋书院等书院、书屋、精舍共二十八处。在此之前,嘉庆十年(1805)修族谱时还曾收录心斋董先生书院记雪峰书院记等有关书院文章多篇。许多书院一时名重遐迩,如西山“”心斋雪峰即为三处著名书院,四方名儒多执教于此。另外大宗祠有文馆,各房的大小宗祠亦往往有族塾,延师课教本族子弟科举制艺及辞章之学。各学塾皆有宗族资学之学田、祭田,总数在千亩以上。流坑村北陌兰洲上的文馆,是村中留存至今的一座最大的书院。始建于明晚期,历经维修。文馆为前带庭院,西连藏书楼,集读书、讲学、祀祖、敬贤、藏书等于一体。近门抬头,门上有一匾额,上面是儒林发藻四个行书大字。置身其中,一丝古老的书香气息扑面而来。文馆上堂顶部、檐宇、梁枋等处均有精美的雕刻、彩绘与黑书装饰。顶棚天花以冷色海藻纹为底,以红、绿彩勾填出花卉、八宝,并相间做出石榴形、扇面形的开光,中为山水、花鸟及书写的名人诗句;藻井周边为透雕窗花图案,顶部分六区,透雕成变形的荷叶宝瓶纹,均为暖色基调,鲜艳华丽。

    凡流坑子弟进学科考,各级祠堂亦有不等的盘费资助。流坑村北的玉皇阁、村南的三官殿等处,则专为秀才、文士文会之所,供定期论学为文,诗词唱和。除此之外,流坑还广建各种纪念性建筑,如状元楼、宰相状元坊、五桂坊、文武魁元坊、步蟾坊等,万历年间其数竟有三十座之多。这些楼坊既向他人夸耀展示流坑人文之盛,也使族中子弟一开始就为一种劝学上进、光宗耀祖的浓烈气氛所包裹浸润,鞭策他们发奋读书。明代旅行家徐霞客曾到流坑村游历,写下过:其处阛阓 纵横,是为万家之市,而董氏为巨姓,有五桂坊焉赞语(见《徐霞客游记》第 147页,上海古藉出版社版)。这里说的五桂坊,就是为表彰宋仁宗景佑元年(1034)董氏一门五人同时中进士的盛事而建的纪念牌坊。五桂齐芳,不是传说是事实,历史罕见,可谓殊荣。这些书院及建筑对流坑历史文化的发达作出了重要贡献。地处偏僻的流坑,一方古村落有如此多的书院,这在全国也是很罕见的。

    在这种良好的学习氛围下,历代流坑涌现出大量的人才。全村曾出文、武状元各1人,进士34人,举人78人,进入仕途者,上至参知政事、尚书,下至主簿、教谕,超过百人。宋代是流坑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之一,时有一门五进士,两朝四尚书、文武两状元,秀才若繁星“”欧(欧阳修)董(流坑董氏)名乡之美称。

    流坑人不仅崇文,也非常重视立德教育,在留存的多处文字中,可以看出这点。如在凤凰厅,门墙上砖刻有尚义门三字,正堂上悬有怀德堂,对面照壁中柱上刻有百计但存阴鸷好,万般唯有善根长。其意蕴了主人崇尚礼仪,注重正义,多做好事,崇德向善。在流坑村展览馆,有立德立言家世法,为忠为孝古人心的青花瓷镶嵌木板联,告诫后人要立德立言,通过忠孝来弘扬伦理,建功立业。在瞻云亭的石柱上,刻有昔劳今逸而逸不忘劳,昔险今夷而夷不忘险,有居安思危之虑。走进村中村,务德务滋务本务修务贵无不展现了主人讲德操、重溯源、讲修行、重实诚、求高雅的风范。树植百年根培千载,德修五品福集一堂闲谈休论荣枯,静坐常思得失荡平正直等字符,告诫族人要讲仁义道德,心怀坦荡,为人正直,知得失荣辱。

    历代流坑人以祖先为荣,不仅非常重视保护祖先留下的建筑、文物,对于村庄周围的环境,流坑人同样注重保养、呵护。从流坑沿乌江顺流而下,有一片香樟林,夹杂少许青枫,总计有1万多棵,树龄大多在200-800年之间,其中500年以上的有3000多棵,800年以上的有1400多棵,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一千多年前,虽然当时这里人口不多,但族人立下了严规:一是所种之树是村庄风水树,任何人不得砍伐,若有违反,罚米5石,猪1头,摆酒3日;二是即使树枝枯死,也不得砍拾,违者也得罚;三是严加护树,若洪水侵蚀岸边,有影响树之生长,必须及时砌坎,所需劳力,每户有责。这里有被乡民敬奉为树王三仙樟,它的故事更为传奇,据说是三个得道的仙人为了帮助村民,趁着夜色,三仙作法把自己的宝剑化作北岭的一个称为铁镦的山头,这个铁镦似铁锚牢牢拴住了村子这个排形地势。多年来,无论洪水多大,这棵三仙樟如同铁水礅一样把洪水分开。故此,该地有铁镦吊排,水涨排高,三仙镇洲,流坑万年之说。在流坑,上至白发老人,下至髫发孩子,都自觉保护樟林。村民认为,只要古樟林在,我们的家就在,这是流坑人共同的意识。前几年,有人偷偷地在乌江边挖了棵古樟树兜,准备出售。被村民发现,追了百余公里,把树兜要了回来。曾经有不少制作香精、香料的商家觊觎这片古樟林,找到村民理事会,每棵出价三四万元欲购买这些古樟,不过来者都吃了闭门羹。由于这种源于骨子里的自觉意识,流坑的樟树林得以完好保存至今,据说已成功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世界第一樟树林,成为这里的一大风景,是村民的骄傲和财富。

    如今,流坑已是远近闻名的旅游村,前来旅游的人络绎不绝。千年古村流坑,以其厚重的历史文化遗存和绝美的自然风景款待八方来客。近年来,又开发出傩舞等民俗表演,增添游客的看点和兴趣。还制作出流坑宸肉、米酒和状元豆腐乳等美食,使游客在物质和精神两方面都得到极大的享受和满足。

    行走在流坑古村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想象着这里曾经的书声朗朗,怀古之情,油然而生。我喜欢这里古老的遗韵,更向往这里陈墨的香味。

    流坑,是当得起千古第一村美誉的。它已在悠悠岁月中,默默流过千年。它必将以其独特的魅力、迷人的丰采,流向更为渺远、更为令人神往的未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