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抚河》

当前位置:首页>>《漫步抚河》

    草尖上的彩蝶 8首
    2019-05-10| 查看:

     

    草尖上的彩蝶 8

     

     

    草尖上的彩蝶

    一只彩蝶,翩翩起舞

    在霜打的草尖上

    只有一朵腊梅那么小

    犹如神话里的姑娘

     

    我见过无数的蝴蝶

    没有哪一只能比她更漂亮

    追啊追啊,想把她带回家去

    我走她也走,像童年追赶着月亮

     

    其实,我并不想占有她

    是怕寒冷的冬天会把美丽冻僵

    追着追着,突然不见了

    草地上空余一片惆怅

     

    难怪哲人说——自然之美

    不可捕捉,只供欣赏

    好比撞礁的雪浪衔山的彩虹

    惟有天地才有资格收藏

     

    水库边一棵湿地松

    水库边一棵湿地松

    一年四季郁郁葱葱

    一对斑鸠在树上谈情说爱

    猎人过来朝它们开了一铳

     

    还好没打着

    只惊起一团含着硝烟的风

    那呼啸的铁弹子

    将天籁击出无数个洞

     

    逝者如斯

    盛夏过后是寒秋

    忽见那棵树梢上

    透出几朵耀眼的红

     

    起先以为是它开出的花

    原来是断枝之后鲜艳的的疼痛

    生给人间一片绿

    死亦献出一腔红

     

    树是骨头天是肉

    每次从河堤上经过,都见靠右边(来时靠左)的河岸上那一排排被秋风扫落了叶子的树,枝梢直冲霄汉,融入碧蓝的夜空。特别是那几棵板栗树,铁骨铮铮,枝如虬龙,十分张狂,极具个性。我伫立树下朝树顶望去,于是得诗一句:树是骨头天是肉,今日以此为题写下这首小诗,特记——

     

    深秋,暖洋洋的太阳

    晒着干枯的草滩

    我躺在草滩上无所事事

    忽听见微风中落叶的板栗树

    在簌簌作响

    我抬头一看——

    呵!树是骨头天是肉

     

    这时,天空飞过一群大雁

    像一排蝴蝶形纽扣

    缀在蓝色士林布长衫上

    上帝穿着它

    从我头顶飘然而去

    追随着他的背影

    我看到了天堂

     

    家乡没有乌鸦

    1970年代的冬天

    我脱下棕色的蓑衣穿起绿色军装

    迈着放牛娃的步履走出村口

    一伙乌鸦聚集在百年的枫香树上

    和着寒风与翅膀扇落的红叶咶噪着为我送行

     

    七年之后,我回故乡时

    却不见它们成群结队地来迎接我

    三十多年一闪即逝

    今天才似乎想起——我当年其实并没在意

     

    这几十年,它们都到哪儿去了呢

    尽管它们那报丧的挽歌,并不好听

    甚至可怕,然而真正可怕的

    是再也听不到那种可怕的声音

     

    总不会是因为村前的树林大半枯死

    人气不旺而致使鸟气亦不旺

    反正这几十年就再没有见着它们的身影

    人们常说:天下乌鸦一般黑

    如今,这大半个天下都没有了乌鸦

    拿什么做比较

     

    时光嚼过的馒

    我想,从此打乱我的语言习惯

    让意境获得一次重新组装

    结构的创新

    不是在寡妇脸上搽粉

    而是将容器变形

    变了形的载体

    能使被载之体彻底改变它的命运

     

    世间多少人奋斗了一生

    不就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么

    虽然有些人的命运被改变之后

    反倒不如不改变以前的好

    然而,走错了的路其实也是路

    那条正确的路就留给别人吧

     

    一切结果都是被时光嚼过的馒

    可当我们在津津有味地嚼着的时候

    是多么地投入啊

    尽管有的投入是给自己落井下石

     

    回忆格尔木

    十六岁参军

    来到一个做梦也不曾到过的地方

    据传那是老子讲道与唐僧师徒取经走过的路的山

    我们经过的时候,火焰山上已经没有了火焰

    只有被燃烧过的千年灰烬

    化作皑皑白雪

    覆盖着巍巍昆仑

    一如炊事班用精米蒸出来的米饭堆

    那尖尖的岭上常常冒着冷冷的热气

    和灼人的冰香

     

    象皮山、日月山深深的幽谷里

    除了老子讲道时的绘声绘色

    还在千仞峭壁间回荡

    根本就没有听见过一声妖魔的狰狞狂笑

    不知道是不是惧于汽车爬坡时引擎发出的怒吼

    和那一束束洞穿千古的光柱

    当年的牛魔王或许嬗变为漫山的牦牛

    在雪域高原上用热血暖着藏民

     

    三十多年后,我们这些当年的小伙子

    从胡须丛中抖落出那百讲不厌的故事

    做梦都想着去那里再演绎一次单纯的人生

    又怕缺氧的戈壁陌生了老年

     

    那时候我还不会写诗

    只是茫然地穿行在充满神话的河西走廊

    以致如今只能靠健忘的回忆

    勉强弯腰去俯身拾起一些早已褪色的情节

    颤抖的手无法剪辑那些蒙太奇

    于是就留下了这盒取舍失当、残缺不全的拷贝

     

    春联,是穷人的一副拐杖

    破门柴扉,

    也是人间;

    无论前程,

    多么暗淡。

    贴一幅春联,

    顷刻光辉灿烂!

    就像一盏灯,望着它

    走过一年的坷坷坎坎……

    寻找梦中的企盼

     

    贫穷得养不活一个民间故事

    我的家乡很贫穷

    贫穷得养不活一个民间故事

    就像多病的媳妇那干瘪的乳房

    挤不出奶水哪能养大她的孩子

     

    多少年来村子里没出过一个文化人

    也盖不起一座宗祠

    祖祖辈辈就像蒙着双眼躏泥的牛

    从牛犊一直躏到老死

     

    解放后家乡总算翻了身

    终于有了几个读书的娃子

    可是读着读着,就辍学回家

    又一天天把学来的文化还给了老师

     

    天晴,跟着父母上山去砍柴下地做农活

    雨天,就站在父母的旁边看打牌抛彀子

    大人们满口的粗话脏话,就像酸雨一样

    肆无忌惮地将天真和幼稚腐蚀

     

    每次回去都忍不住说说那些年轻人:

    你们为什么总是这样一有空就摸牌,搓麻混日子

    要改变家乡的面貌

    除了勤劳还得要有科学文化知识

     

    我恨自己从政几十年仍然很贫穷

    所以穷人说的话,没人会把它当回事

    因此他们才椰揄对我说:谁不想改变落后面貌

    大伙儿正盼着你来投资

     

    一句话使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是啊!既然没有本钱,就甭管别人的闲事

    如今这年头

    是用金钱与权力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

     

    村里人都说:只有衣锦还乡的游子

    才是众人眼里仰望的骄子

    我当年是一个文盲出去,转战南北几十年

    除了带回来满头白发,就是这几行酸诗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