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抚河》

当前位置:首页>>《漫步抚河》

    故乡,一颗行将遗失的山果 7首
    2019-05-10| 查看:

     

    故乡,一颗行将遗失的山果  7

    陈永泉

     

    故乡,一颗行将遗失的山果

     

    故乡,渐渐成了陌生而熟悉的名词。

    只有老屋,父亲及先祖的坟,依然在每年的风中

    吹老。小山,深山,看不到

    儿时的喧闹,稚嫩的脸庞。父亲安睡在一个叫马斜的

    山上。

    一睡就是三十二年。

     

    疯狂的野猪,发动了一场野蛮的侵略战争,

    把一个个青翠欲滴的小土堆

    变成了鬼子的扫荡。

    饥饿的家伙,气势汹汹,寻找葛根,野蕨

    ——眼睛一片通红,凶猛的獠牙。

     

    村庄的炊烟,一天天消瘦。周边的

    田野,不再有铺天盖地的紫云英。牛儿,鸡儿,以及

    栏里的肥猪是昨日的神话。

    祖先曾在神话里醉了,睡了,最后上山。

    一睡,百年,千年,没有醒来。

     

    我摘下路旁鲜艳夺目的映山红。儿时的亲切,欢喜

    ——召唤着我。

    我深情地掐下一朵,含在嘴中。

    依然是故乡的甜,故乡的酸,故乡的味啊!

    何曾有过改变?

    大片的枫林,从田坂上铺开

    碧绿的烟笼,征服了稻野。

     

    我的心中一股浩大的哀愁,袭击着我的鬓发,

    我的眼角。我将已然苍老的皱纹打开,又合上

    直到迷蒙。

    我怎敢遥望啊,富饶的故乡!

    ……只有那一座座塌陷下去,又升腾起来的

    坟墓。

     

    啊,凝望之中,故乡渐行渐远——

    一颗行将遗失的山果。

     

    下午记事

     

    天阴了,不冷,却感冒了。

    据说明日的清明下雨,这两日的晴朗

    真是浪费。

    该用锄的,一年之中,才那么一天。

    可天这么不讲情。

    云已是夏天的样子,大团大团的白,在鸟声中

    向北迁徙。

    好像要赶紧把雨和风,都请了来,

    世界就会变凉,变冷一些。

     

    地上的人并不十分慌张,正如树上的鸟儿,

    它愿意就打个盹儿,睡一下。

    现在没有急吹的风,连一片片扔下的纸儿,

    还在操场上,这儿,那儿。

    那一份闲躺的姿态,令人羡慕。

    我抬起有些酸疼的颈子,

    对面的楼台上空,不见有人收上衣服,

    狗吠却从人家的楼上飘下来,

    一声,一声,是一只奶狗的撒欢。

     

     

    她回到老家的屋前,熟悉的厨房倒塌了。瓦片,大灶,以及

    屋子的柱子门板,全部从体内消失。

    眼前,灯芯草,马蹄莲和一些不知名的花草,在春天

    像听到浩荡的指令。

    将她家的大场坪统统占据。

     

    她有些悲伤,但又无何奈何。她苍老的泪水,被她

    用力吞咽。她惊喜地看到在走廊上的

    釜臼还在。坚固的麻石,却端方完好。

    只是里面是瓦砾,以及干燥的鸡粪儿。

     

    一晃二十多年了,她仿佛是昨天从这已破旧的大门

    走出的。门旧得从上到下,画下渗水的污渍。

    挂锁早已被砸,扔了。而铁拴不再有

    防盗的功能。

    离开时大门上方的谢主隆恩还新鲜,现在呢,

    早已被二十多年的风吹白,只剩下稀稀碎碎的纸片,

    在燕子归来的呢喃里,战栗。

     

    春天,我弹弹那三弦

     

    1

    正午,阳光藏身于鸟啼的云后,世界是闪光

    而躁动的。

    活着的每一天白天都是开心的,春天还献上了

    花朵和青葱。

    足矣!我只想在春天里唱歌,对着石头,

    对着一棵树,对着一朵云

    坦露自己的念想。最好还能坐在石下的

    水中,冲濯一下这沾满尘垢的身子。

    2

    泪水是牵动心肠的表白,触碰心灵的每一个汉字

    无不哀吟。在树下久久静默,

    株守一年一年的阳光,似水般逝去。

    人生也老在旧屋前的蛛网下,打捞当年的床铺,

    桌子,和点过的马灯。

    我似乎听到来自于大地深处的碾碎的粗声

    叹息,带着厚重的霉味。

    3

    他坐在桥的等待中,他伸出的破碗是目光里的乞讨

    但掠过他身边的风,却不是热的,而是冷的。

    他的发丝苍白凋零得只剩下怜悯。

    听一听那苦苦之声,就想一个人再也不想有来世,

    来到这悲苦的人间。

    他身子探下去的光阴像一条长鞭,抽打得

    薄薄的心儿,生生地疼。

    4

    我把溪边的每一颗草,都记下名字。

    我在溪潭的茂密的草叶中,寻觅一些光着身子的

    笑影,也把牛儿,鸟儿一起带上。

    我并不想弃绝这昨日的场景,多么想复原一次

    那鲜活的面容。

    可我只剩下了忧伤的皱纹,在粗砺的小桥上,

    望着清河,弹弹我的老旧的三弦。

    5

    和亲人一起食了十余年的烟火,村前的芦苇花开过一拨

    又一拨。草在眼中绿,花在对岸开。

    洲上的石子和野兔,是儿时的伙伴,消度了快乐的时光。

    而今,旧房早已蜕变了新屋,崭新的水泥路一直

    铺砌到朝门。一袭单薄衣衫的身子,飘然而去,

    一无踪影,一晃便是四年。

    谁把老父的忧伤牵引成了溪水?白发已若苇。

     

     

    我们每一天都在反复地作贱自己,从出生的

    那一刻,就用哭声向这个世界抗拒。

    长大了,又在种种的自我否定中,任由时光轻贱

    每时每刻不在时间的齿轮上

    作贱自己,也在作贱后代,还有我们身边的

    每一个人。

     

    吹嘘的声音

     

    我吹嘘的声音,绝对胜不过柔软的风。

    目光时常被花朵降服

    我随了一趟列车北去,去追寻漠北的湖水,大雁,还有

    一堆白骨,一柄残剑。

     

    我像一个疯子

     

    那年清明,我打李家走过。

    大桥流水,人家犬吠——

    一树的野桃绽放

    一树的云朵似火

    我惊慌无措,忘记带上相机。

    只能望着它目瞪口呆,神往于世上这如许的奇美!

    那一刻,我像一个疯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