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学习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学习教育

    【抚州红色资源通览】第五次反“围剿”——广昌南部系列阻击战之驿前战斗
    2021-05-13| 查看:

    5、驿前战斗

    驿前战场在广昌县驿前镇周边的鸡龙山、西华峰、鼓楼峰一带。

    万年亭战斗后,红三军团按照中革军委命令,在驿前至万年亭一线构筑三道防御地带,继续采取节节抵御的阵地防御战,抗击敌人新的进攻。为加强驿前以北的防御力量,红五军团陈伯钧红13师接替彭绍辉红34师防备,归彭德怀、杨尚昆指挥。部署:红三军团4师沈述清红10团坚守蜡烛形阵地及其左右支点,谢嵩红12团坚守宝峰山阵地及300高地以右,邓国清红11团为突击队,集结于下庄附近;红5师黄珍红13团坚守300高地至万年亭大道以左,姚喆红14团坚守万年亭至龙坑西北支点大岭格,白志文红15团为突击队,集结于沙洲附近;红五军团13师以红39团坚守铁掉山以北至刘桂峰以东阵地,余克复红38团坚守刘桂峰阵地,红37团为突击队,集结于铁掉山附近。

    敌北路军为突破红军驿前地区的防御,集中7个师的兵力,20多架飞机和近100门,于8月28日拂晓向红军阵地发起全线攻击。


    蜡烛形战斗战场遗址——蜡烛形主峰


    红军指战员抱定“为保卫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坚强决心,同敌人展开激战,特别是在蜡烛形、宝峰山的战斗,异常激烈。蜡烛形左翼红10团3营,在营长张震的指挥下,奋起抗击,用手榴弹、刺刀杀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战至中午,敌军以2个团的兵力再次发起冲锋。红3营7连和8连指战员冒着敌人猛烈火力,实施反冲锋,同敌人展开顽强的拼杀。手榴弹、子弹打光了,就同敌人肉搏,一直血战到下午,守住了阵地,但部队伤亡过半,红8连仅剩20余人。与此同时,敌黄维11师向宝峰山猛烈攻击,红12团团长谢嵩面对敌人的猛攻,顽强抗击。由于敌人火力炽盛,部队遭受重大伤亡,闻名全军团的红5连大部壮烈牺牲,红12团被迫撤出战斗。宝峰山被敌占领后,焟烛形阵地亦陷于孤立,红10团遂奉命撤出阵地,向第二防御地带转移。

    宝峰山(保护山)战斗战场遗址——宝峰山(保护山)

    焟烛形战斗红军战壕遗址

    敌人占领蜡烛形阵地后,即以黄维11师协同其右翼队樊崧甫79师,向万年亭阵地实施猛攻。坚守阵地的红13、14团奉命主动放弃阵地,退守黄土门、金鸡寨等第二道防御地带。敌军占领第一道防御地带后,即以孙无良88师、傅仲芳67师、樊崧甫79师,乘红军撤退之机,发起追击,不久,红军第二道防御地带亦被敌人占领,红三军团被迫退守驿前及其北端第三道防御地带,与敌形成对峙。

    在此期间,红五军团13师以一团兵力占领刘桂峰、木斜、南脑等侧面阵地,取运动防御态势,与敌保持接触;师部率一个团集结于中罗附近,以一个团坚守西华山至平公寨之线阵地,阻止敌人推进。8月29日,敌67、79、14师和第6师18旅等部,在飞机和大炮掩护下,向红13师阵地发起进攻,红军顽强抗击,连续打退敌人多次冲锋。但由于红军阵地不坚固,缺乏火力,部队伤亡近300人,遂于当晚撤出战斗,经赖家地、雷公坑、马泥坑、中罗,转移到瑶坊地区。这时,彭德怀接到博古、李德来电:“兴国告急,令十三师火速增援,你们一不定要坚守,已令五军团十五师星夜赶来援你。”彭德怀看手下只剩下2个师,长叹一声:“拆东墙,补西墙,只怕远水解不了近渴喽!”31日,红13师西进兴国高兴圩地区,阻止敌第8纵队推进,保卫兴国。

    驿前战斗战场遗址——鼓楼峰  

    敌军占领驿前以北阵地后,继续向前推进。8月30日,第5纵队并指挥第6师18旅,乘夜暗将部队预先运动到红军驿前阵地前沿三四百米处隐蔽集结。次日拂晓,利用其火力突击效果,突然向红军发起进攻,首先攻占红4、5师防守的宝峰山一带阵地。接着以一部兵力和火力箝制红军两翼部队,主力沿广昌至驿前大道直进,至中午,占领驿前街。为避免崩溃性溃败,彭德怀急令红三军团主力和前来增援的红15师撤退到驿前以南的石城县桐江、小松市一带,至此,驿前战斗结束。

    驿前战斗战场遗址——鸡笼山

    驿前战斗,是广昌以南地区抚州境内最后一仗。这次战斗中,经过3天搏斗,红军再次遭受很大伤亡,其中红三军团和红15师伤亡干部452人,战士1900余人,红三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刘志坚、红4师10团3营营长张震负伤。实践再次证明,在敌我力量十分悬殊的情况下,单纯阵地防御结合“短促突击”的战术,是不能阻止敌军推进。

    来源:中共抚州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