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学习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学习教育

    【抚州红色资源通览】第五次反“围剿”——广昌保卫战
    2021-05-06| 查看:

    13、广昌保卫战

    广昌保卫战是第五次反“围剿”的第三阶段。

    蒋介石在南丰、泰宁地区作战得手后,于1934年4月初按照既定的“会师赣南”计划,命令北路军、东路军协力“进剿”广昌、建宁;南路军攻取筠门岭,向会昌推进,配合北路军的行动;空军第3队驻南城,就近支援广昌、建宁地区作战。

    广昌保卫战经过示意图

    北路军总司令顾祝同集中11个师兵力,由陈诚统一指挥,首先向广昌发起进攻,并制定一个三期作战计划:第一期占领广昌以北约14公里处的甘竹附近地域;第二期由甘竹向南推进6公里,占领长生桥附近地区;第三期占领广昌城。依此计划,11个师分两路纵队,由南丰白舍夹旴江而进。河西纵队担任主攻,由罗卓英指挥,辖第5、8纵队之11、14、67、94、98师,附加3个炮连,另第8纵队之43师担任沿途堡垒守备。河东纵队担任助攻,由周浑元指挥,辖第3纵队之6、7、19师及2个炮兵连和正在黎川的第8纵队第5、96师。采用河东受阻河西推进,河西受阻河东推进的战法,交替筑碉前进。

    广昌保卫战三官殿中革军委野战司令部前线指挥部塈红军北线阵地指挥部旧址——北门三官殿

    广昌县城位于旴江西岸,是中央苏区核心区北大门,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为保卫广昌,中革军委早在1933年10月,即令红九军团第3师刘华香红7团在该地区构筑工事,进行设防。11月23日又令红九军团张宗逊14师移至白舍地区,整顿和完成广昌工事第三阶段的任务,并令江西独立营移至广昌,完成第四阶段的工事。12月13日,中革军委再次要求加强广昌地区的防御工事,准备在该地区同敌人决战。

    1934年4月,中革军委不顾红军连续作战、十分疲劳、减员很大的情况,命令红一、三军团和红五军团13师,从建宁地区回师江西,会同新从龙冈地区调来的红23师、原在广昌地区的红九军团共9个师的兵力,采取集中对集中、堡垒对堡垒、阵地对阵地的所谓“正规战争”,保卫广昌。同时,在广昌头陂镇朱市埠村设立红一方面军野战司令部,李德、博古、顾作霖等负责指挥。彭德怀、林彪、董振堂等组成北线阵地指挥部,指挥部设在广昌县城何家屋,后移至县城西南的三官殿。红一方面军以红九军团和红23师固守白舍以南咸水岩、罗家堡一线防御阵地,阻敌前进。集中红一、三军团和红五军团第13师,在旴江以东大罗山、延福嶂地区准备对敌实行“短促突击”。

    4月10日6时,敌军开始向广昌实施第一期作战计划。河东、河西两纵队分别从河东罗家堡、河西白舍、瑶陂地区出发,沿旴江两岸向饶家堡、甘竹地区推进。为阻止敌军进攻,中革军委以红一、三军团和红五军团13师等部坚守旴江东岸之大罗山、延福嶂、白叶堡等阵地,抗击敌河东纵队;红九军团和红23师等部坚守百子岭、刘家堡、将军渡等阵地,抗击河西纵队。

    广昌保卫战第一阶段战场遗址——甘竹以北

    4月11日,敌河东纵队第6师向白叶堡发起攻击,李天佑红5师依托阵地向敌人实施“短促突击”,接连打退敌人两次进攻,歼敌33团大部,俘敌团长以下官兵120余人。

    敌河东纵队阻后,陈诚改取以河东纵队在河东箝制中央红军主力,掩护其河西纵队推进。博古、李德无视敌情变化,仍令中央红军坚守阵地,与河东纵队对峙。4月14日,林彪、聂荣臻致电中革军委,指出堡垒对堡垒、短距离对峙对红军作战不利,建议采取运动防御,机动地消灭敌人。但博古、李德拒不采纳这一正确建议,致使战场局势日趋不利。敌河西纵队从12日起,逐段突破红九军团等部的防御阵地,至17日,先后占领百子岭、刘家堡、将军渡、仙山嵊、咸水岩、甘竹市等地,完成第一期作战计划。


    广昌保卫战第二阶段战场遗址——长生桥、伞盖尖一带

    4月19日,国民党军开始向广昌实施第二期作战计划。河东纵队第6、79师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大罗山、延福嶂大举进攻。中革军委以红13师会同坚守阵地的红6师为右翼队,继续坚守阵地,准备向敌人进行反击;以红三军团主力为中央队,向大罗山及其以北阵地反击;红一军团为左翼队,向大罗山以南六子岭、铁锅坑之敌反击。是日4时,红军各部队由石咀、千善、苦竹地区地区出发,兼程北进。19时,左翼队红一军团向占领大罗山以南阵地之敌第6师发起猛烈反击,激战一夜,给敌以大量杀伤,毙敌36团团长李芳等人,恢复了大罗山以南阵地。20日拂晓,敌第6师在79师和飞机、大炮的支援下,向红一军团猛烈反扑。由于红军其他部队尚未进入指定位置,红一军团陷入孤军作战境地,经多次肉搏,阵地得而复失,被迫退至饶家堡地区与红三军团会合。


    饶家堡战斗遗址

    大罗山战斗后,敌79师继续向南推进,20日13时,其先头部队235旅附补充团进至饶家堡附近地区,红一、三军团乘敌立足未稳,从三面围攻该敌。当敌235旅处于危险之时,其后续部队237旅和97师及时赶到,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并力突破红军的包围,占领饶家堡、前排等阵地,与红军形成对峙。是日20时,彭德怀、杨尚昆亲率红三军团主力冒雨发起向该敌反击,广大指战员不怕牺牲,前仆后继,6次与敌争夺饶家堡阵地,终因缺乏火力支持,阵地得而复失,被迫于次日拂晓撤出战斗,退守云际寨等阵地。21日14时,敌后续部队96师向云际寨阵地发起攻击。红三军团一部协同坚守阵地的红五军团13师,奋起反击,连续打退敌人两次进攻。22日拂晓,敌改取迂回侧击战术,首先攻取红军官府岭、张家山等翼侧阵地,接着又向云际寨主阵地进攻。红军鉴于态势不利,主动放弃阵地,转移至杨家庙地区。敌人占领云际寨阵地后,继续向前推进,接连突破红军的防御,先后占领香炉峰、高洲段一线阵地。

    广昌保卫战饶家堡战斗战场遗址之云际寨

    在此期间,敌河西纵队为协同河东纵队进攻,以11师向长生桥阵地实施攻击;98师向沙家陂、砖头岭实施攻击。敌人在大炮和飞机的掩护下,连续突破红九军团等部的防御,至23日,先后占领长生桥、伞盖尖等阵地,逼近广昌,完成第二期作战计划。

    甘竹、长生桥二道防线突破后,广昌城危在旦夕。

    广昌保卫战长生桥、棺石寨战斗战场遗址之一——棺石寨

    在这种不利情况下,博古、李德仍企图以阵地防御和短促突出保卫广昌,阻止敌军前进。4月21日,他们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红军总政治部名义,发布《保卫广昌之政治命令》,要求守备部队应毫不动摇的在敌人炮火与空中轰炸之下,实施反突击,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26日,中革军委发出《坚守广昌的作战命令》,将在广昌的红军编组成3个集团:由红九军团第3师和红五军团第13师组成东方集团,由罗炳辉、蔡树藩统一指挥,在旴江东岸抗击敌河东纵队,掩护红军主力行动;由红一、三军团及红23师组成西方集团,由中革军委直接指挥,在广昌城以西及西北消灭敌在河西南进之部队,担任保卫广昌任务;红九军团14师和总部高射机枪连组成广昌支点守备队,坚守广昌,并规定只有受命后才能后撤。

    广昌保卫战第三阶段战场遗址——城北一带 

    4月27日,国民党军集中10个师兵力开始会攻广昌。部署:第5纵队5个师加1个山炮连2个迫击炮连,为右纵队,担任主攻任务,由长生桥、伞盖尖之线出动,向巴掌形、摇篮寨、西华山、清水塘、莲花山等阵地开展攻击;第8纵队3个师加1个山炮连1个迫击炮连,为左纵队,担任助攻任务,由高洲段之线出动,攻击乌溪、藕塘下、桃牌洲一线阵地;第3纵队2个师为总预备队,控置于长生桥、樟树下、苦竹坑一带。

    这天拂晓,敌右纵队11师在飞机支援下,以猛烈炮火向巴掌形阵地实施攻击。红三军团冒着敌人的炮火,依托阵地,向敌人进行反击,经约4小时激战,连续打退敌人10多次冲锋,于10时左右南撤至西华山,巴掌形阵地即被敌人占领。11时,敌98师向西华山阵地发起猛烈进攻,红三军团主力与敌展开激战,战至傍晚,多次打退敌人的冲锋,牢牢地控制着西华山阵地。在此期间,红三军团第4师协同红一军团向进占清水塘的敌67师进行反击,歼敌一部,恢复了部分阵地。随后,该敌在79师和飞机、大炮的支援下再次向红军进行反扑。红军主动撤出战斗,向进攻莲花山之敌14师发起反击,给敌较大杀伤。

    与此同时,国民党军河东纵队接连突破红九军团等部的防御,先后占领了桃牌洲、藕塘下一带阵地,并与河西纵队取得联系,准备于28日向红军进行全线攻击。


    广昌保卫战城北战斗战场遗址——何家井

    这时,广昌县城已处于敌人东、北、西三面包围之中,博古、李德被迫放弃坚守广昌的计划,命令红军撤离广昌,转移至头陂、白水镇地区集结待命,28日凌晨,红军主力撤离广昌县城。至此,广昌保卫战结束。这天大雨滂沱,是日8时,敌67、79师进占广昌城。中央苏区北大门被国民党军打开,中央苏区也岌岌可危。


    广昌保卫战城北战斗战场遗址——旴江东岸

    广昌保卫战,历时18天,中央红军毙伤俘敌2626人,自身却伤亡5093人,约占参战总兵力的五分之一。其中红三军团伤亡2705人,约占全军团总人数的四分之一。红6师政治部主任曹其灿牺牲。这是红军历史上最典型的阵地战、消耗战,给红军此后的作战带来极为有害的影响。

    广昌保卫战红军损失惨重,是李德等人的指挥错误直接导致的。战后,李德、博古约彭德怀、杨尚昆谈话。李德仍气急败坏地谈如何组织火力,如何组织短促突击。彭德怀气愤地说:“怎样组织火力?根本没有子弹!在敌人碉堡密布下,进行短促突击,十次就有十次失败,几乎没有一次获得成功”,“你们作战指挥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怒斥李德“崽卖爷田不心痛!”

    来源:中共抚州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